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永仁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14:41:0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永仁白癜风医院,神经性皮炎白癜风能治好吗,井研白癜风医院,临邑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湖南治白癜风的专家,北京正规看白癜风医院,可以用靓肤白立克胶囊治疗白癜风

原标题:移动支付井喷(图)

两千万亿美元的移动支付市场,想分一杯羹者,大有人在

在西藏拉萨八廓街中的一家藏式手工艺品商铺内,老板展示她手机上的支付二维码,顾客可以通过移动支付完成交易。

2017年4月19日,许多微信用户突然发现,微信赞赏功能不能用了。

正当猜测纷纷时,当天下午5点半,微信团队发布公告称: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iOS版微信公众平台赞赏功能将被关闭,替代方式是通过文末二维码个人转账实现打赏。

业内一片哗然。有不少公众号运营者一边写着“苹果为何大战微信”的文章,一边匆匆赶制打赏二维码。

他们没想到的是,新方式发布不足7小时,微信团队再发公告:应苹果公司要求,对iOS版微信公众平台文章个人转账功能进行关闭。

就这样,一家手机生产商与一家移动社交服务商,在支付领域直接“交火”。

这皆因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太过吸引人——调研机构Research and Markets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总额未来3年将以142%的年增长率增长,到2020年将达到13776.5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011.17万亿美元)。

这个充满想象空间的市场,引来各方竞逐。

双寡头崛起

实际上,在移动支付的战场,苹果还是“鲜肉”,微信最大的对手是支付宝。

根据咨询机构易观智库的统计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在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支付宝市场份额高达53.70%,腾讯金融为39.51%,二者合计达到了93.21%,占绝对主导地位。

2004年,为解决电商交易的核心环节,支付宝诞生,令阿里巴巴集团迅速崛起为全球互联网巨头。

“在蚂蚁金服内部,把支付宝诞生的头3年划归为服务电商的第一阶段,第二个3年是走向社会开拓场景阶段,第三个3年来到了全面拥抱移动支付时代阶段,正值2013年。”蚂蚁金服商学院副院长朱红军对《瞭望东方周刊》解释称。

2013年6月,基于支付宝App而研发的理财产品余额宝上线,给用户在网购交易中的沉淀资金提供了一个增值的方式。

余额宝的七日年化收益曾高达6.763%,甚至一度出现用户将资金从银行转移过去的轰动效应。仅一年时间,余额宝用户规模突破1亿,中国用户由此亦进入了互联网金融的新天地。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总体交易规模突破13010亿元,同比增长率高达800.3%。

有人曾把支付宝称为App支付,把微信支付称为社交支付,因为腾讯的支付故事也诞生于一个天才的创意——微信红包。微信支付作为财付通的移动支付服务,走向了前台。

微信支付运营总监雷茂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微信红包于2014年1月27日悄然上线,从除夕全天到大年初一16时,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平均每分钟有9412个红包被领取。到2015年,仅除夕一天,抢红包总计猛增至10.1亿次。

“红包的火爆出乎很多人意料,也把微信支付带给了更多人。我们紧接着就开始着力于激发更多的用户绑定银行卡、开通微信支付,与此同时,全力拓展餐厅、超市、便利店等线下商户,让微信支付拥有更多的场景。”雷茂锋说。

星火VS春雨

日益增长的用户量,需要更多的商户提供服务支持。而说服商户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微信支付能够为商户带来什么?

雷茂锋解释说,微信靠“支付+会员”,把用户的“消费身份”与“微信身份”相关联,在每次支付行为发生时,帮助商家更了解消费者,并为商家提供更丰富、更精准的运营能力。

美国《福布斯》记者王悦(音)在北京体验了一天的无现金只带手机的生活,发现从小吃摊到餐馆,都实现了移动支付:“我在一家餐厅用微信支付买了一份三明治,女服务员随后让我"关注"他们的公众号,以便向我发送优惠券和虚拟会员卡。”

显然,这种“支付+营销”的模式,赢得了不少商户的青睐。可是,支付宝也是这么做的。

朱红军告诉本刊记者,支付宝依靠“口碑”平台,实行“消费即会员”策略,把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消费者直接转变为商家会员。这样,商家就能做更多的营销活动,以吸引消费者进行更多消费。

既然模式类似,那么就要看“地推”实力了。对两家互联网公司来说,“地推”主要靠服务商。

“我们不会自己去拓展商户,而是通过打造生态、开放技术平台、提供接口能力,让更多的用户和商户选择微信支付。”雷茂锋说。

2016年4月,微信支付团队启动针对服务商的“星火计划”,预计投入1亿元扶持平台服务商,每个服务商每月最高可以获得高达50万元的运营经费激励。

2017年3月,微信支付团队还公布了2017“赋能创新”三大方向,将向合作伙伴开放数十种类别、上百个项目的全新能力,以微信支付为基础,与合作伙伴共同壮大移动支付生态。

据雷茂锋介绍,微信支付的服务商包括几类:一是具备开发能力的服务商,可以接入微信的标准服务商平台;二是拥有线下商户资源却不具备开发能力的服务商,通过微信埋单的标准产品让他们去拓展更多商户;三是基于银行体系利用其渠道拓展微信支付。

成效是明显的。截止2016年12月底,腾讯移动支付的月活跃账户及日均支付交易笔数均超过6亿。

支付宝采取的几乎是同样的发展路径。

2016年8月,蚂蚁金服推出“春雨计划”,拟投入10亿元扶持支付宝的生态伙伴,围绕支付费率、经费激励、资源支持、产业投资基金等方面,对合作伙伴进行全面支持。

“"春雨计划"的本质是把蚂蚁金服的技术、数据能力开放出来,让大家共享。只有生态发展了、环节中的每个主体成功了,支付宝才会成功。”朱红军说。

金融业务的想象力

支付宝还有一个“武器”,就是金融业务。

在朱红军看来,2014年10月成立的蚂蚁金服,开启了支付宝的第四个阶段,“在提供支付的服务中,不断发现用户的其他层面的金融需求,因此打造出一个综合服务性质的金融平台。”

通过支付宝App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蚂蚁金服开发出了理财服务、小微贷款、芝麻信用、网上银行、保险业务等多项金融产品和服务。它也因此从阿里巴巴集团中剥离出来,成为业界估值超过6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公司。

“支付+金融”衍生出另一条巨大的金融产业链,想分一杯羹者,大有人在。一些互联网出身的公司,同样觊觎支付这块蛋糕。

2016 年 2 月,小米收购持有支付牌照的捷付睿通股份有限公司65%的股权;2016年10月,美团收购支付公司钱袋宝,唯品会完成对支付公司浙江贝付的全资收购。

京东商城曾与支付宝合作。京东CEO刘强东曾表示“过去十年,错过的就是支付”。于是,2012年10月,京东完成网银在线的收购,逐渐实现支付自主化。

“我们起步确实比较晚,但是我们没有迅猛拓市场,而把重点放在京东体系内部优化支付体验和产品能力。”京东金融集团副总裁许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京东金融在2017年公布“大支付”战略,通过支付体系串联起京东支付、白条、小金库等一系列产品,打通存、贷、转款,为用户提供更多金融服务。

而在线下,京东金融面对的是支付宝、微信支付几乎占完的市场,京东金融找到了中国银联。

2016年9月,京东金融与中国银联在线下推出“白条闪付”功能;2017年1月,京东金融更是与中国银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支付产品创新、联名卡、农村金融等多方面展开合作。

中国工商银行展台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演示云闪付二维码产品的使用方法

银行系出击

在京东金融与中国银联的签约仪式上,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说:“我们坚持"四方模式",不吃独食,不和发卡机构争发卡业务,不和收单机构争收单业务,不和商户争利益,更不和消费者争利益。”

这种姿态,激励了许多想要闯入支付领域的“新兵”,其中包括早已尝试推出移动支付的各大银行。

近几年,为了响应“普惠金融”的号召,事实上包括工行、建行、招商银行等各大银行,纷纷通过自己的手机App,开通了二维码支付功能。

然而,市场并没有太大反响。这既受困于移动支付兴起的红利渐薄,也在于银行本身的考量。

“一方面,银行业被严格监管,不可能像互联网公司那样"烧钱"做市场营销;另一方面,银行盈利主要靠存贷利差,它们又怎么会花多大精力放在支付上?”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这样的困境对中国银联来说同样适用。

早在2015年12月,中国银联联同超过20家商业银行推出“云闪付”,无需手机联网,也不必打开手机银行App,只要点亮屏幕靠近POS机即可完成支付,并且有超过1000万台POS机终端支持“云闪付”。

然而,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上,中国银联仅占比1.1%。

在《中国银行卡产业2016年回顾及2017年展望》一文中,时文朝提到,2016年,“云闪付”全年累计实现交易1.9亿笔、217亿元。

“与此同时,二维码作为一种简单、便捷的交互方式,以其推广成本低、受众面广的特点,在消费者、商户、商业银行中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已经成为当前移动支付小额高频领域的重要工具。”时文朝说。

2017年5月27日,中国银联联合40余家商业银行宣布推出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消费者打开任意一家已开通云闪付二维码服务的商业银行App,通过“向商户付款”功能生成“付款码”,收银员使用扫码枪读取后便完成支付。

中国银联联合银行的这次大规模举动,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将会持续冲击整个支付行业。

手机厂商来搅局

而从技术角度切入支付领域的新玩家——那些手机生产厂商们,也开始借与中国银联的合作,加速布局。

与微信“掐架”的苹果公司,在2016年2月将 Pay带到中国市场。其后,三星、华为、小米、魅族等,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手机支付功能。

很多人对 Pay入华心存期待:它有不一样的“科技感”,也是美国最广泛使用的移动支付方式,已覆盖全美36%的商家。

然而在中国, Pay却遭遇了“滑铁卢”。

根据易观智库的数据,在2016年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份额中, Pay没有进入前十,第十一名是“其他,占1.1%”阵营。

魅族Flyme金融支付负责人邱本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魅族介入手机支付,并非为盈利:“Meizu Pay依托手机的硬件和系统级软件的能力,为用户提供便捷、安全和统一的支付体验。能否在这上面盈利,并不是我们现阶段考量的重点。”

实际上,手机厂商对支付的介入,像是在手机上添加一个新的工具或功能。

邱本杰介绍说,NFC 芯片除了实现手机支付,还兼具公交卡、门禁钥匙等功能。

“Meizu Pay 的功能实现,涉及到软硬件的配合和手机上下游供应商和服务商之间的联调,流程比较长,需要协调、沟通和商谈的事项和对象比较多。这也是手机支付的普遍难点。”他说。

他还向本刊记者透露,手机厂商没有支付牌照,不是支付机构,也不会涉入用户资金流转的环节:“从行业来看,2019 年之前,手机厂商不会介入商业的分成。”

苹果公司则是个特例。相较于开放的安卓系统平台,苹果的iOS更为封闭,它对开发者的要求也相对更严。

2016年6月,苹果公司公布了最新版的“苹果开发者协议”,其中的3.1.1条款规定,假如开发者要在App内解锁特性或功能,则必须使用“App内购买”,且App不得包含指引客户使用非IAP机制(即App内购买)进行购买的按钮、外部链接或其他行动号召用语。

这条规定成为了2017年4月19日微信与苹果“交火”的依据。

比如在“QQ音乐”App上购买数字专辑,就必须通过苹果AppStore的支付渠道进行购买,而苹果公司也会收取30%的提成。

目前,AppStore的支付方式里包含了中国银联、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而微信支付并不在其中。(记者陈振华)

作者:王悦音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黑龙江能治白癜风的方法